¥¥¥

【喻叶】追修战略

维拉:

  #最近超想吃喻叶粮了!求各位大佬施舍!
  #考试月持续死亡间歇诈尸中
  #ooc预警!
  
  
  ————————————————————
  
  
  (1)
  
  黄少天一直觉得,现在的人都把战术大师看得太神了,觉得战术大师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从幼儿园开始就年年拿小红花,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这怎么可能呢。
  
  举个栗子,比如说他的队长喻文州,就不会撩汉;再比如说他的老铁叶修,就永远感觉不到他正在被撩汉。
  
  然后他的队长还正好撩的就是他的老铁你说巧不巧哈哈哈哈。
  
  感动联盟年度好队友黄少天对自己队长坎坷的情路表示非常的同情,并在前排占了个好位置强势看戏。
  
  黄金八点档,不看白不看。
  
  
  
  
  (2)
  
  喻文州选手这个人吧,奋斗史上墨气淋漓,感情史上一片空白。确定自己喜欢上叶修的时候,喻文州的心虽然脏透了,但感情生活上基本上还能算是一条青涩的小鱼鱼,虽然顶着个战术大师的名号,但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追人。
  
  不会追就不追了吗?喻文州显然不是这种人。他凭借着大师级的精准判断和战术素养,迅速给自己制定出了一份三步走的战略计划:第一步强势入侵,第二步全面围攻,第三步秋风扫落叶,抱得叶叶归,心理战持久战渗透战三管齐下,根本不信叶修还有任何机会能逃出他的鱼缸。
  
  希望的曙光就在前方。喻文州搁下笔记本,激动而矜持地搓了搓手。妙啊。
  
  
  
  
  ( 3)
  
  然后行动派代表人物喻文州选手就开始追人了。
  
  第一步,嗯,入侵他的生活,使自己渐渐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喻文州决定从拉助攻开始。
  
  “蛤?”苏沐橙咬着吸管歪着头,“你要追叶修?”
  
  “是的,”喻文州点点头,神情非常诚恳地把第二份冰淇淋推到她面前,“我是真心的。”
  
  “那你追啊,叫我出来干嘛?”苏沐橙沉思片刻,恍然大悟,“贿赂我?”
  
  喻文州:“基本上是这样的。”
  
  苏沐橙笑了一声,撩了撩头发,换了个女王的坐姿,清清嗓子:“喻队可能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吧,奶茶不能移,冰淇淋不能屈,基本上还是一个很坚定的……”
  
  “加一份黑森林?”
  
  “……我不要黑森林,我基本上还是一个坚定的……”
  
  “那华夫饼?”
  
  “……华夫饼我也不要,我都说了我是一个坚定的……”
  
  喻文州好声好气不屈不挠:“那到底什么东西可以证明我的真心,苏美女不如直说吧。”
  
  苏沐橙一拍桌子:“你休想!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只要你帮我们兴欣打材料我就会帮你追叶修吗?根本不会!”
  
  喻文州:“……这个……我好歹也是蓝雨的队长……”
  
  苏沐橙拿着手机哗哗哗翻了两下,干脆利落的给他发了份清单过去:“别急着拒绝啊喻队,真的不多,一份清单换一个助攻,事关你的感情大事,这波绝对亏不了。”
  
  喻文州:“……”
  
  喻文州:“……这份清单……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苏沐橙仔细看了一眼手机:“嗨呀抱歉抱歉,这个是前两天发给你们大春同志的,我重新给你发一份哈,友情价,九五折。”
  
  彻底无语的喻文州想,叶修这个人确实有毒,什么联盟女神,已经要不得了。
  
  “材料没有,那个,我把我心脏大师的奖杯洗一洗送给您成吗?”
  
   
  
  
  (4)
  
  第一步基本上是失败了,但是喻文州没有任何的气馁和沮丧,他深深地相信着革命靠自己,胜利属于你的伟大真理,决定单枪匹马一个人正面硬刚大boss。
  
  于是莫名奇妙被从观众席提溜出来的郑轩和黄少天就觉得很迷了:“关我们两个纯洁纯洁的少年什么事儿??队长你不是要一个人刚boss吗??”
  
  喻文州温柔亲切地解释:“我是一个人刚boss啊,乖,你们两个道具待会儿不要乱说话。”
  
  黄少天&郑轩:“……”
  
  算了8。火锅店里的黄少天道具和郑轩道具互相鼓励。为队长倾情助演,为队长两肋插刀,为队长的爱情出生入死永不悔。
  
  菜全部下了锅,趁叶修去厕所,喻文州紧急召开演职人员大会:“我走的明明是高雅路线,怎么变成火锅店了??”
  
  黄少天有气无力地瞥他一眼:“认命吧队长,老叶这个人根本高雅不起来,咱们现在不在网吧里吃泡面就已经很不错了。”
  
  喻文州:“……”
  
  郑轩觉得自己应该贴心一点:“队长,优雅地开红酒可能不太行了,不然你优雅地开瓶酱油?我觉得颜色都差不多嘛!”
  
  “什么颜色差不多?”郑轩正贴心着,突然感觉有谁用湿漉漉的手拍了自己一下,然后叶修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郑轩吓得胸口一突,疯狂用手肘去怼黄少天,黄少天也吓了一跳,疯狂用手肘去怼喻文州,喻文州根本没来得及坐好,黄少天还劲儿大,一手肘正好怼到他腰眼。
  
  此处省略五百字极其混乱的场景描写以及喻文州心里奔腾而过的十万句和谐社会屏蔽内容。
  
  叶修很疑惑了:“我以为我跟你们熟到这个份儿上,你们应当对我英俊的外貌有一些心理准备的。”
  
  喻文州还坐在地上,非常勉强地微笑了一下,死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高雅路线居然这么快就崩盘,正在极速思考着对策,那边的郑轩却突然回了神,想起了自己作为戏精本精的光荣使命,吞了口口水,回头看了地上的喻文州一眼,坚定而压力山大地缓缓举起了手里的酱油瓶:
  
  “叶、叶神,我们队长开酱油瓶子很好看的,你要不要看一看?”
  
  叶修:“……??”
  
  喻文州在那一瞬间仿佛听到了高空坠物和瓷器破碎的声音,那是他捡都捡不起来的人设,和逝去的爱情。
  
  
  
  
  (5)
  
  第一步和第二步全面失败,喻文州跟当初自己信心满满写下的“秋风扫落叶”无语凝噎了一会儿,合上笔记本,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叹了口气。
  
  这两天只要是在叶修面前,走路都能崴脚,写字都会喷墨,拽英语就一定会忘词,拽厨艺就一定会切手,仿佛全世界与我为敌,根本不能正常装逼,真的惨。
 
  幸亏今天的发布会叶修不出席。喻文州苦中作乐地想。不然明天UC震惊版块的大标题就是:震惊!国家队队长喻文州竟……百分之九十九的荣耀玩家看过都笑爆了!
  
  啊,真的惨。
  
  “请问喻队,今天是国家队出征前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发布会,意义非凡,为什么叶修身为领队却拒绝出席呢?”
  
  “刚刚开场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喻文州端着官方微笑回答他,“叶领队今日身体抱恙不能出席,并非拒绝出席,请这位记者朋友注意措辞。”
  
  那个记者反过来又问:“可是从叶领队从前的记录来看,我们有理由推断他可能根本不是抱恙,而是不想来,请问是这样的吗?”
  
  喻文州瞟了他一眼,挪开目光:“下一个问题。”
  
  那个记者显然今天就是跟叶修杠上了,拼死想搞出个事情来,不屈不挠到令人生厌:“国家队代表国家参赛,他身为领队却如此消极怠工,玩忽职守,是不是应该给出个解……”
 
  随着那个记者的话越说越离谱,发布会向来面不改色的喻文州端着的微笑一点点变冷,最后破天荒第一次打断了记者的话:“我猜,这位记者朋友今天如果没料可写的话,大概明天就会失业是吧?”
  
  “自己编多麻烦啊,”喻文州笑看着他,目光里全是冷然,“我这儿有现成的料,你要不要听?”
  
  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发布会现场近百台摄像机同时记录下了国家队队长喻文州惊人的口才——他用平静而隐含愤怒的语调叙述了进入集训以来叶修每一个不眠的夜晚,带领国家队做出的每一次精辟的分析调整,详略得当,细节生动,感人至深,末了还客客气气地表示,请这位写不出稿件的辣鸡记者散会后来找我,你往后半年的稿件材料我都包了。
  
  电视机前的叶粉们一边感动流泪,一边认真记笔记,一边在微博上疯狂表扬喻文州——喻队帅爆!喻队简直叶吹典范!批准喻队代表广大叶粉上修!
  
  喻文州当然不知道微博上来自婆家的认可,他怼完了记者身心舒畅,正准备退场,从台上一站起来就出乎意料地看到一堆机器工作人员后面,本来应该在酒店里赖床的叶修正包得严严实实地站在那儿,一双眼睛盈着清晰可见的笑意。
  
  喻文州心里一阵激动。
  
  秋风扫落叶的大好机会!这个时候走上前去,动作要帅,装逼要稳,何愁大业不成!
  
  然后叶修就看着喻文州优雅理了理西装,优雅地推开桌椅,优雅地向着自己的方向走了两步。
  
  然后因为没看到台阶,在摄像机的正前方摔了个大马趴。
  
  叶修:“……”
  
  
  
  
  
  (6)
  
  “唔——”
  
  “疼就说,”叶修把喻文州的裤脚往上卷了些,涂药的动作放轻,“喻大队长真的越活越回去了,台阶都不会下了。”
  
  “咳,”终于在今天把这辈子的脸都丢完了的喻文州尬转话题,“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叶修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不想吗?沐橙那丫头一大早就来掀我被子,打个车直接给我塞里边儿运过来了,你是不是贿赂她来着?”
  
  喻文州尬笑:“啊,哈哈,没啊,怎么会呢。”
  
  叶修自顾自地接着说:“还有少天和郑轩,自从上回吃了火锅,每天轮流给我发你们蓝雨的十佳队长申请材料,让我考虑一下他们队长,我考虑什么啊,我又不是老冯。”
  
  喻文州尬笑都笑不出来了,他突然发现其实今天在发布会上他的脸其实还留了一把点,留到这个时候丢。
  
  “行啦,”叶修把他的裤腿放下来,抬眼看了一眼难得又尬又丧的喻文州,轻轻笑了,伸出手去握了他的手,“走吧,微博都炸了锅了,咱们还是回去公开一下。”
  
  喻文州看着握着自己的那只漂亮的手。大脑几乎已经停了:“……你没来的原因吗?我发布会都说完了啊?”
  
  “嗨,不是这个,”叶修笑了,“完了,咱文州大大摔了一下摔成傻子了。”
  
  “啊!”喻文州灵光乍现,突然反应过来,“你你你——”
  
  “是是是我,”叶修赶紧抓住他手臂,“你别又往下趴,你这个月都往地上趴了五回了。”
  
  “你懂了?”喻文州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你说呢?”叶修笑。
  
  喻文州努力忍住扑上去强吻他的冲动:“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我想说什么?”叶修想了一下,“哦,你的战略计划太烂了,你回去退群吧。”
  
  喻文州:“……”
  
  果然还是应该直接强吻的。
  
  
  
  ——end——
  
  
  
  
  
  
  
  
  

评论

热度(1746)